咨询电话
+86-0000-96888
联系我们
+86-0000-96888
邮箱:
admin@lydxzg.com
电话:
+86-0000-96888
传真:
+86-0000-96888
手机:
+86-0000-96888
地址:
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-2605
公司新闻
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总裁携行李箱跑路涉5万学员

  近日,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公告,公司实控人、总裁谢龙自8月27日带着行李箱失联,至今未找到。目前公司因家长退费及拖欠员工薪资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  “我们是8月28号接到通知的。那天爱贝斯的老师统一在学习群里发布消息,说老师们有两个多月没有发工资,老板已经卷款跑路了,大概涉及100多个校区,有5万-6万名学员,大概涉及的金额有2亿左右。”爱贝斯学员家长徐女士告诉记者。

  天眼查信息显示,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11月成立,股东共有两名,其中谢龙持股95%,唐玮翎持股5%。目前,爱贝斯旗下未注销的子公司尚有22家,主要为分布在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地的分支机构。爱贝斯官网信息显示,2018年公司在读学员达到2万余名,直营分校覆盖四川所有地级城市;2019年直营校区突破80家,在读学员突破5万名,教职工达到2000人;而2020年,其直营校区达到100家。

  8月28日,爱贝斯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,公司于27日下午4点后发现谢龙电话失联,寻找未果后,于当日晚8点报案,经过警方多方调查排查,最后发现谢龙带着行李箱开车离去,现暂时还未找到本人,总经理唐玮翎至今未现身。

  公告中还承认,爱贝斯员工工资确实存在到期未付的情况,爱贝斯危机由此进入公众视野。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该声明发出前2天,8月26日,爱贝斯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,部分用户散播“爱贝斯跑路”等不实言论,给公司的声誉和正常工作造成严重负面影响。爱贝斯目前经营正常,将于2021年8月28日正常上班复课。

  声明还称,爱贝斯受疫情和政策等因素影响,面临巨大挑战,但公司管理层将积极面对困难。公告发出短短两天后,爱贝斯的危机被证实。“爱贝斯在西南片区是规模比较大的一家,我家孩子在爱贝斯学习英语有几年了,前两年一切都比较规范,所以这次课程到期后,我们一次性交了2年9800元费用,大概只学了半年,机构就跑路了。”徐女士表示。

  和徐女士一样的家长不在少数。在爱贝斯维权群,有家长表示,她在今年7月份缴纳了240课时的费用约1.26万元,原本约定今年10月份开课,但一节课未上,公司就出现了问题。

  徐女士介绍,今年7月,“双减”政策发布后,她与爱贝斯学校的老师有过沟通,老师表示,除了上课时间会从周末调整至周内,没有其他影响。此后,徐女士配合将孩子的上课时间进行调整,本学期课程原定从本周四(9月2日)开始,但课程还没开始,就得到实控人失联的消息。

  “‘双减’政策出来前后,他们还在大肆推广一些价格非常低的课程,比如16800元包整个小学期间的培训课程,吸引了很多家长报名。”徐女士表示。

  “(出问题后)我们跟校区负责人沟通,对方表示他们对于实控人跑路也感到非常突然,也没有意识到会出现这种问题,目前正积极配合警方和教育局处理该问题。他们向教育局提供了我们校区所有学员的剩余课时、学费金额的数据。“徐女士说。

  针对爱贝斯的出现的问题,记者多次拨打谢龙、唐玮翎电话,均无人接听或关机。

  记者了解到,爱贝斯在西南地区尤其是四川英语培训市场上,具有较大影响力。爱贝斯此前在相关介绍中称,其为“西南最大的直营少儿英语培训机构”,未来将立足西南,辐射全国,成为国内最大线上+线下相结合的青少儿英语培训学校。

  7月1日,爱贝斯发布公告称,为了顺应国家政策和社会需求,公司全面布局素质教育业务板块,并以此打造全新的课程体系,包括3-8岁幼少儿文化素养教育,户外研学和营地培训,家庭教育父母课堂等。

  作为一家以英语培训为主的教培机构,目前在爱贝斯官网上,几乎已无英语培训业务介绍。爱贝斯从英语培训转向素质教育培训。

  在跑路事件发生后,9月1日,爱贝斯再次发布情况说明指出,成都已成立由多个相关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,将从快从严开展查处工作。

  声明指出,爱贝斯集团目前对全国所有校区的具体情况还不完全了解,待各地情况清楚后,集团将根据各地具体情况,尽最大可能进行问题解决工作。并恳请多给一些时间,会想尽一切办法给出各地处理方案。不过,在这份公告下面,大量家长留言,对公司的解释表示不满,要求公司尽快退款。记者在多个爱贝斯家长维权群中看到,许多家长已报警寻求退费,还有部分家长已聘请律师,展开维权行动。

  徐女士告诉记者,目前家长的整体诉求是希望能够协商退费,但由于涉案金额较高,大家也觉得退费的可能性不大。徐女士希望,如果无法退费,是否能提供其他替代课程,让小孩继续学习,同时也希望有关部门加强对教培机构的监管。

  8月31日,成立于1994年的大型基础教育培训机构巨人教育公告,由于经营困难,秋季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,由于多种原因,可能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要求。

  资料显示,巨人教育主要针对5-18岁青少年开设中小学英语、语文、数学、中学理科、素质教育等课程,其累计服务学员超过500万人次。8月22日,在上海拥有15处校区的学科类辅导机构启文教育公告,由于政策影响,无法按原有经营模式持续经营,公司已委托专业律师辅导清算工作,并按照法律规定开展学费退费工作。

  8月13日,主要从事留学咨询业务的霍兰德教育通过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称,公司CEO Jake Hall于7月底隐瞒所有员工、老师、家长等举家潜逃回英国后,通过视频匆匆宣布破产,并拒绝对欠下的债款做任何解释。

  公告显示,其拖欠公司近80名员工半年五险一金,以及将近2个月工资和员工自行补贴的报销款。另外,还卷走家长所有课时费和留学咨询费,整体欠款可能超过千万。8月12日,华尔街英语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多地的学习中心突然关闭,此后传来华尔街英语拖欠员工工资,公司即将破产等消息。

  相比大型培训机构,抗风险能力更弱的中小型培训机构近期也频频爆出倒闭、跑路危机。据记者梳理,8月份以来,长沙一书阁、深圳PlayABC少儿英语等多家区域性培训机构出现跑路或破产传闻。

  教培机构出现危机,不仅会导致家长权益受损,部分培训机构员工也可能面临不确定状况。

  近日,学而思深圳某校区就被曝出要求老师签署“非全日制合同”,且合同挂名上海公司。有学而思老师质疑,此举是为了方便公司后续随时裁员。学而思老师提供的资料显示,公司要求他们签署的劳动合同书有“非全日制从业人员使用”字样,其中,甲方为好未来培训学校(上海)有限公司。

  合同中有甲乙双方可以随时终止劳动合同;甲方违反合同约定支付劳动报酬,或支付小时工资低于非全日制从业人员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,乙方有权向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举报等内容。

  有学而思老师表示,该非全日制合同等同于“临时工合同”,签了之后,公司接下来可以随时裁员无需任何赔偿,也可以随时变更薪资,但是不签合同就无法继续带在线课程,“公司用这样的方式躲避应付的责任,实在无法接受。”

  9月3日,记者就该问题向学而思方面求证。学而思方面介绍,按照“双减”政策规定,培训机构开展线上学科类培训需要具备资质和通过审批。学而思培优在线业务的经营主体和备案主体统一在“好未来培训学校(上海)有限公司”主体下运营。因此,按照主管部门的规定,进行在线授课的老师需要与具备在线教育办学资质主体签约,从而合规授课。因此,公司与老师签署了非全日制劳动合同。

  “在和老师们签署此份合同的同时,之前双方所签署的劳动合同依然有效,与裁员没有关系。学而思培优一直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经营与服务,目前我们也在与老师们沟通协商,争取获得老师们的理解。”学而思方面表示。

  不过,有学而思老师认为,新合同可能存在法律责任不明确问题,要求公司层面解释清楚,并承诺维护老师权益,签署具有保护劳动者的书面补充协议,明确基本的保护内容,完善劳动基本保障权益。

  近期,教培行业正迎来大范围调整。教培机构如何有序转型、有序退场引发广泛关注。

 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,近日,多地教育部门发出公告,指出近期多家教培机构因资金断裂出现跑路现象,提示家长谨慎选择培训机构、谨慎缴纳培训费用,并签订正规的培训合同。针对教培机构存在的卷钱跑路等问题,有关部门也加大了打击力度。

  8月30日,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,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称,对于培训机构退费难甚至卷钱跑路等严重侵害家长权益的问题,家长可以向“双减”管理监督平台举报,也可以向当地的职能部门反映。教育部将实行挂牌督办,结果将向社会公布。

  教育部门同时将督促相关部门加快推进第三方资金监管,防止退费难和机构卷款跑路,对量大面广的退费难问题,按属地管理原则进行督办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